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解雨臣x张佳乐】花与血

*中考完了恢复更新。
*我!!!!!!中考!!!!!!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风复健中……_(:з」∠)_
*ooc预警
*我真是个傻蛋儿我竟然打错了tag……自杀谢罪【。】

——————————————————————————————————
        张佳乐四仰八叉地躺在义斩特意腾出来的宿舍里,拿着名片发愣。
  这周是夏休期的最后一个周,明天他就该收拾东西回霸图去了。用孙哲平的话来说就是“好歹给义斩的食堂送走一个祸害”。
  他掰着指头盘算,东西应该都收拾好了。他的衣服,钱包,上回落在这儿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就差把自己塞进行李箱过一晚上明早直接爬起来就走了。
  还是感觉有啥事儿没干。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莫名其妙。就像收卷前一秒总会神经病一般不停的检查答题卡生怕哪个地方涂错了或者看岔了或者别的之类。不检查出个错儿总感觉不踏实,不舒服,不专业。
  这就是现在张佳乐为什么半夜十二点开着灯躺在床上盯着一张名片干瞪眼。
  张佳乐犹豫着伸出手,从床头柜上摸出手机,输入名片上的那串号码。光标在最后一个数字那儿闪闪烁烁,通话键也跟着特效一起明明暗暗,就等着张佳乐按下去。
  张佳乐咬了咬下嘴唇——起皮儿了,他应该多喝点水的。然后他突然想起那天拍卖会上解雨臣弯起的那个微笑,特别完美,特别优雅。像他这种人估计得一天愁十次看看自己妆掉没掉吧,张佳乐恶劣地想。
  ——等等,一个大男人为啥要化妆啊。
  ——不对,为什么我大半夜的要去想另一个男的啊???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换了个姿势继续四仰八叉。
  手机屏幕早就黑下去了,漆黑的屏幕上映着张佳乐的那张脸,眼睛散漫无神,刘海儿揉的乱七八糟。为了避免大半夜被自己的样子糟心致死,张佳乐摁开屏幕,熟练地解锁,然后二话不说把那串号码存到了手机里。然后上锁,扔到柜子上,拽被子蒙头,一气呵成。而那张被张佳乐蹂躏了一晚上的名片却悄无声息地顺着墙缝掉了下去,落进床下的灰尘里。
  第二天张佳乐推开宿舍门的时候顶着俩肿眼眶,死气沉沉地拖着行李箱走下楼,给楼冠宁吓得还以为是张佳乐昨晚突然失恋抱着枕头哭了一晚上。
  “屁。他那样要么就是昨晚儿梦里跟叶修大战了三百回合,要么就是昨晚儿喝多了吐了一宿。”孙哲平回答。
  还真叫孙哲平说中了。张佳乐确实做了一晚上梦,然而梦的内容并不是叶修,是他自己。他梦见贴着解雨臣照片的寻人启事被贴满了大街小巷,最后甚至贴进了霸图那座楼里。老韩看着贴着寻人启事眉头挑的比天都高。然而联系人那一栏写的却是张佳乐。
  ……靠,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张佳乐还沉浸在昨天的梦里久久不能回味,以至于前面拎着他箱子的孙哲平停下来了都不知道。而其直接后果就是张佳乐直愣愣地走过了孙哲平差点撞上电线杆顺便扭着了脚腕。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不能说出来,非得去撞电线杆儿才能想得通。”孙哲平一脸无语地拉住张佳乐,说道。
  “……没有。只有一件事就是为什么我每次一想事儿就得撞一回电线杆。”张佳乐活动着脚腕,呲牙咧嘴地道。
  孙哲平同情地拍拍张佳乐的背,道:“你问谁呢?”
  “……孙哲平你大爷。”
  “行了你到底活动完了没,车该开了。”孙哲平没理会张佳乐对他大爷的亲切问候,顺手把张佳乐的行李箱递给他。
  “能让你惦念一早上的事儿估计不是什么小事儿。别想那么多,有啥想法付诸实践了再说。”
  张佳乐直起身来接过行李箱,站在原地傻愣半天,然后在列车长的哨声中毅然决然头也不回地踏上了车厢。
  接着掏出了手机摁开电话簿找到昨天刚存的那个号码,毫不犹豫的拨了出去。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勇气突然就消耗殆尽了。我到底为什么要给解雨臣打这个电话啊???张佳乐几乎是想立刻挂掉。然而没给他这个机会,手机就显示“已接通”。
  “喂,您好,这里解雨臣。”
  张佳乐听着耳边传来的男音,整个人充满了懵逼。
  解雨臣是一天到晚守在电话前的吗,不然他为什么接的这么快啊??
  “喂?您好?”电话那边传来解雨臣的声音,才蓦然把张佳乐拉回现实。
  “呃,喂,喂,张佳乐。”
  电话两头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最终还是解雨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哦……张佳乐啊。有什么事吗?”
  不不不没事儿。我现在就挂,现在就挂。张佳乐腹诽,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那个,我跟北京走了。我……我回霸图去了。”
  ——等等???谁要知道你的行踪啊!
  张佳乐刚想改口,却听见解雨臣已经接上了话:“哦……我知道了。青岛是吗。”
  “……是是是。”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我跟火车上呢。”
  解雨臣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那,一路顺风?”
  张佳乐无意识地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笑,道:“行,多谢啦。”
  电话那头的解雨臣似乎也笑了一声:“那好,再见。”
  “好好好,再见再见。”
  张佳乐美滋滋地挂掉电话,嘴边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一抬头忽然看见一个女孩子站在他旁边,抱着一个小本本,很紧张的问:“那个……你是,张佳乐大神……吗?”
  ……他刚才好像跟解雨臣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暴露了。张佳乐泪流满面

评论 ( 20 )
热度 ( 32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