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双花/盗墓paro/架空】寻不得

ooc,ooc,ooc

全篇胡诌八扯,自己都没脸看x

连真正的男主都没有出现过你还写什么x

剧情发展跟飞一样所以并没有什么细节可言.....

文笔叫我吃了所以打哪儿别打脸x
还有,他们倒的斗是我自己瞎编的【。
没营养的第一章xxx

《一》

张佳乐把包一拎,随着人流下了车。

刚下了车就被西安微燥热的空气扑了满脸。刚从空调车上下来的张佳乐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左右瞧了两眼,才看见接风的黄少天蹦跶蹦跶跑了过来,顺便自带出场rap。喻文州就跟在他后边,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一眼看上去还真不像是干倒xxx斗淘沙这一行的。

“哎呦二乐你可来了来这么晚都要赶不上门前那家刚出锅的凉皮了怎样啊西安这地儿不错吧我跟你讲啊这地儿可是风水宝地你看南头就挨着秦岭呢那可是条龙脉啊这回那鬼王陵肯定少不了油水……”

“我kao黄少天你快闭嘴吧!这儿还火车站呢你信不信一会儿条xxx子来逮【dei】你啊!”

黄少天张嘴想反驳,被喻文州扳住了肩头往后一靠,“好了少天,前辈刚来不久,我们是来接站的,有什么叙旧的话等回去再讨论也不迟。”说着换牵了黄少天的手转身给张佳乐带路。

张佳乐说爸爸烧死你们这群脱团狗。

提起喻文州,那也是道xxx上有名的主。面上是喻家大当家,平时待人和和气气,嘴角总挂着笑,一声前辈唤起跟书生一样,透着一股江南的书卷气。不知迷倒了多少小姑娘,是叫谁也想不到这可是斗里的一把好手。虽然装子弹的速度慢了点,可是那准头真是令人叫绝。整顿的喻家盘子里的手下愣是一个也不敢吱歪,就怕哪天干坏事叫大当家逮着了吃不了兜着走,算计的倾家荡产。黄少天是黄家的小少爷,就是跟喻家一起经营着广xxx东一带的大盘蓝雨的黄家。小伙子长得阳光帅气能说会道,可道上人人皆知黄少的心狠手辣,一把武器能伸能缩,拔长了是剑,缩回来亦是匕首,贴身短打是一流的,能一较高下的大概也只有东边霸图的韩文清。

这回张佳乐就是以霸图和韩文清的名声来跟着叶修一起下xxx斗。叶修也是老人物了,白手起家徒手撑起了一个兴欣,能跟着他下斗的,要么没回来过,要么一夜之间发家致富。

坐在车上,黄少天扔过来一沓子双鬼王陵的资料。陵里葬的是李轩与吴羽策。是盛唐的一双剑客,亦是杀手。以逢山鬼泣与鬼刻之名,行走江湖,神出鬼没不留形踪。曾在长安的林深之处整了座虚空鬼寨,因而得名虚空双鬼,其陵即作双鬼王陵。听说陵里有一面阴阳缘生镜,能照尽人间地狱,亦可照出鬼魂。想来这就是这次下斗的大头了。

阴阳缘生镜。

张佳乐的眼神黯了黯。

他这次来下斗也是为了这面宝镜。不求能得到,只求能看一看,再看一眼他的面孔。

“看见没有!盛唐的鬼王!这斗里油水肯定多了去了!诶不过啊听说当年下葬的时候整个鬼寨都陪葬来这,还定了好几道符,就怕这会倒不成再给栽里头喽。对了微草那神医方士谦你知道吧?上回就是折在这斗里了!光剩他徒弟王杰希出来了,啧啧啧真是可惜了……”黄少天坐前面也不老实,拧着个脖子叨吧叨吧也不嫌累。

“我靠,微草不是说他极阴成疾退了吗?”张佳乐惊讶的合上资料,习惯性的甩甩小辫子。

“哪能啊,你黄少我是谁?这点儿消息我打听不来?一看王大眼那伤心劲儿就知道不对头!哎不过我说啊,师傅死了也不用这么伤心吧,啧啧啧这俩人肯定得有一腿儿....”

“行了少天,道上的事儿不能乱猜,留些精神回去听安排吧。让张佳乐前辈也休息一下。”黄少天八卦到一半被喻文州微笑着打断了。

那至少人家还死了一个,比你这俩活着的强,张佳乐腹诽,成天乱放闪光弹,下斗连手电都免了。

是啊,俩活着的。张佳乐怔了一下。

那也比我和他一个死了一个活着的强。

四年前在百花的日子又浮上心头,直到那次在斗里出了事故。火光,血肉,封石,墓门,断裂的左臂,这他xxxxxx妈都算什么事儿,张佳乐苦笑着摇摇脑袋,真当自己是英雄了,走了连个全尸都不给留,真他變妈變的壮烈。

算了不想了,张佳乐揉揉脸,靠在窗上看起了道边的白杨树。

评论
热度 ( 18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