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解雨臣x张佳乐】花与血

一夜四更【ci】我真是老天使_(:з」∠)_【←净给自己脸上贴金】




【四】
张佳乐走在新月饭店装潢华丽的近乎奢侈的走廊上,暗自里不住感叹。
腐败,真是太特么腐败了。
前面带路的女孩子踩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旗袍的缝能裂到胳肢窝,一边袅袅婷婷的走着一边用清脆的嗓音介绍着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各种各样的玉器古董。左一个魏晋右一个明清,前一个三百多万后一个无价之宝。听的张佳乐这种王牌选手都不住的咋舌。
楼冠宁跟在张佳乐前面,似乎对这地方也不是很熟悉,就是东张西望的没有张佳乐那么明显罢了。说话间三人已停在了一间包厢门口,门楣上红豆堂三个字用金粉描的端端正正。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间厢房即取字于这首红豆。”小姑娘轻轻敲了敲门,恭恭敬敬的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便离开了这儿。
楼冠宁停顿了一下,首先进入厢房。张佳乐瞅了两眼门楣,犹豫了一下自己要不要进去。随后一想自己跟都跟到这儿来了不进去瞅两眼都对不起小楼那堵车堵到六环外的油钱,于是整理了一下衣服,人模狗样的走进来房间。
进去之后张佳乐才发现,外边那些装饰啊修葺啊,
都特么是浮云。
张佳乐看看眼前这张桌子,不知道是什么木头,但是搁着那么远都能闻见有股暗香,想想都觉得肯定不便宜。四个桌角磨的莹圆,上面雕了龙飞凤舞的花纹,还镀了金粉,一眼上去金灿灿的晃人眼。正中央是块莹白的汉白玉,四周雕了蟠龙,中央放着茶壶茶碗,都拿小瓷盘托着,里面盛着碧盈盈的茶水,茶壶下面的瓷托盘上用标签贴了几个小字,极品碧螺春。
张佳乐记得他在门口放杂物的桌子上看见这茶的价格好像是一壶八千多来着。
腐败。
真是太特么腐败了。
解当家此刻就坐在桌子的左侧,闻声抬起头来看了看张佳乐,稍感惊讶般的翘了下嘴角,道:“好久不见,张先生。”
好久个屁咧这才几天啊那红烧肉放你家都没坏吧。
张佳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僵硬的干笑两声道:“哈……是啊,上回不晓得是解老板,冲撞了您,还望担待。”
妈的,幸亏老子小学文言文学的好,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哪天回百花一定给小学语文老师送个锦旗在抱着他老人家痛哭流涕一会儿。
“没有关系,张先生不必来那拿腔拿调的一套。这儿没有外人,有什么话敞开说就行了。”解雨臣扬手给张佳乐比了个手势,“楼老板,张先生,请坐。”
张佳乐看了眼解雨臣手指的地方,干笑了两声,赶紧坐下来,还不敢摆着平时在霸图那豪放的坐姿,于是只能委委屈屈的把腿并起来,假装自己是一个乖宝宝。
坐下的张佳乐看了好几眼楼冠宁,然而这人好像并没有要提药钱的意思,于是只得决定自力更生。张佳乐清了清嗓子,道:“那个,其实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没想到解雨臣比了个静音的手势,道:“稍等,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
卧槽?拍卖会?等等excuse me?我就是来问你要个药钱的啊至于这样吗?喂喂喂我还得回去练习呢要不要这么拖延时间啊?
张佳乐敢怒不敢言,又碍于前面有屏风挡着啥都看不见,于是只得收回目光仔细数着面前屏风上雕的红豆枝有几根枝桠,顺便抬头偷偷看两眼传说中的解当家。说真的这位解当家明明是个男人,然而一双桃花眼比小姑娘的还水灵还好看。或者说,浑身上下都比小姑娘家还好看。
卧槽卧槽卧槽——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看,看的我都要弯了好吗——张佳乐暗自腹诽。
幸好在张佳乐要弯的前一秒,整个饭店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有人进来把屏风撤走,张佳乐才惊觉是拍卖会要开始了。随即又进来一个姑娘,正是刚才领他们上楼的那一个。姑娘手里恭恭敬敬的托了三份红皮的小册子,上来给三人一一摊开摆好,又一声不响的走开。张佳乐伸头瞄了一眼,是一把黑色的刀,刀锋上闪烁的白光隔着纸背都透出一股寒意来,肯定不便宜。
“张先生对今天的拍品感兴趣么?”解雨臣端起茶,轻抿一口。
“啊哈哈……这把刀……”就算是想有兴趣也完全提不起来啊。
“刀?”解雨臣看了过来,随即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伸过来,轻轻翻过一页又一页,张佳乐这才看清原来不止这一件拍卖品,后面还有别的精巧的小玩意儿。
还有,这个解雨臣的手好漂亮啊。张佳乐忍不住抬起自己那双上了一百万保险的手,确实跟自己的手有得一拼。下意识的,他就开始考虑这个人的手速怎么样,进而想到这个人的反应怎么样,又想到能不能把他拉去打荣耀。
就这闲聊的一会儿会儿,台下那位旗袍短的连胖次都快包不住的御姐已经调好了音响。

评论
热度 ( 16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