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解雨臣x张佳乐】花与血

哎顺便问问关于吴邪你们吃啥cp啊_(:з」∠)_

万年瓶邪还是西湖双煞【←这啥】_(:з」∠)_



【五】
“欢迎各位嘉宾来参加今日的拍卖会。”女孩子一张嘴就显现出与众不同的素质来,嘴角的微笑挂的正正好。“拍卖会即将开始,请各位不要再走动,闲杂人等请离开会场。我们现在开始拍卖品的转场。您要是瞧见心仪的就赶快下手吧,机会只有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说着侧面阴影里走出个穿马褂的小伙子,手里提着根细长的竹竿。他一出场就将展台上挂着的红幕布拉开,随即将展品连着展柜一起挂在了竹竿上。一扎马步一运气,愣是将这沉甸甸的一柜子提了起来,绕着二楼的包厢转了一圈。每间包厢正好停留三十秒,没有人去够,也没有人够得着,正好处在一臂之外的距离。张佳乐伸过头去,才看了一眼就啧啧称赞。虽然他对这种东西不了解,不过一看那刀刃闪着的寒光,刀柄上闪闪发亮的金色,就知道这东西一定价格不菲。
伙计拎着竹竿转了一圈,放下的时候手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随即未做停留,从主持的姑娘身边插起一只只铜铃铛,越过一楼的一层层人头,一个不落得送到每个人手里。
张佳乐眯起眼,顺着竹竿的走势,一个人一个人的打量过去。无一不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有,钱,人。张佳乐一边看一边脑补孙哲平坐在二楼对面的包厢里西服扣子一溜全敞着翘着二郎腿坐在靠后一点的沙发上两边各站一个马仔左边那个瘦点右边那个胖点。不想张佳乐脑补着脑补着,赫然发现,
对面包厢这个人,就是那天把他的红烧肉顺手拎走的人。
好像是叫吴邪来着。
卧槽卧槽卧槽,找到正主了。张佳乐噌一下坐直了身子,咬牙切齿的比划着,连铃铛来了也不记得接。最后还是解雨臣接过铃铛,给他轻轻放在桌子上的。
立刻,楼上楼下,盯着解当家看的那些人,开始交头接耳,边说还边比划,视线都放在了解雨臣身边的这个男孩子身上。
解雨臣冷冷的看了那些人一眼,随即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饮茶,观摩拍卖,只不过手上对着身后的马仔做了个手势。
那人转身出去的同时,楼下一阵清脆的铃铛响,示意拍卖开始。然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那个吴邪突然站了起来,有条不紊的掸掸袖子,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右边的椅子上。整个场子里安静了一下,忽然爆发出一阵如雷般的的掌声。
叉铃铛的伙计愣了一下,随即便急忙另叉了一盏小灯笼上去。那灯笼用青纱蒙了,散发出一点幽幽的光。不像是拿来照明的,倒像是一种特殊的身份的示意。那人身后的胖子接了过去,一巴掌拍到吴邪身上跟他耳语了几句,随即将灯笼挂在了右边门梁上。立刻又是一阵掌声,简直要掀了天一样。
“呵,十年里连点两次天灯,不愧是吴家小三爷。”解雨臣啜了一口清茶,笑道。
“点天灯?那是……”张佳乐一头雾水一脸懵逼,转头去问解雨臣。
“点天灯啊,简而言之,就是今天的场子他包了。无论是谁加价,他都会在上面自动加一层。”解雨臣挑了挑眉头,道:“想想十年之前,这人还因为这闯了大祸,没想到这么快就全都忘光了。”
卧槽。自动买单,土豪啊。他就不怕到最后这钱他出不起吗。张佳乐痛心疾首,默默算了一下自己的工资,然后痛心疾首的发现就算是他这种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人再给他是个韩文清那么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大胆的挥霍。随即张佳乐暗暗瞟了一眼楼冠宁,妈的就算楼冠宁这种人也折腾不起这么个烧钱法子吧。
等掌声渐渐平复,穿旗袍的姑娘才笑吟吟的开口宣布拍卖开始。底价两千万,每次加价最低十万,最高一百万。张佳乐本来拿了个点心往嘴里送,听到这儿噗的一声,渣子喷了楼冠宁一身不说还呛到了自己,一时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拍卖一开始,立刻楼上楼下铃铛声响成一片。有单纯凑个热闹的,有下死决心要把小三爷这盏灯给点爆了的,还有一看小三爷点天灯立马就怂了不敢吱声的。台上那姑娘也是厉害,这么多铃铛声哗啦哗啦的响成一片,她照样一个个听的一清二楚,报号码报的无一丝差错。等张佳乐冷静下来一听目前的报价,吓得他差点把刚才咽下去的点心吐出来。
妈蛋,这才半个小时吧,已经从两千万一直涨到了九千三百四十万。张佳乐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转头看看解雨臣,这人竟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直到最后铃响声稀稀拉拉听不见了,才悠哉悠哉的拿起手边的铃铛,“叮呤”一声晃了两下,然后又慢慢悠悠的放下,继续盯着他的手机。
我靠,果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当家,这点钱完全不当回事儿啊。张佳乐感叹道。当他回过神之后,第一场拍卖已经结束了。最后的成交价是吴邪又提了十万,九千三百五十万。一把刀九千三百多万,这简直就是钻石做的屠龙宝刀,啊不,钻石做的忍刀十六夜。
第一场拍卖完了之后就是中场休息。刚才眼都没眨一下子割出去九千万的吴邪跟没事儿人一样,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跟身后那个胖子交谈着什么。张佳乐觉得他可能是在说自己。果然,一会儿的功夫,包厢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啊小三爷,没人拦得了你们。”解雨臣收起手机笑道。随即有人推开门,进来的正是吴邪和那个胖子。
“小九爷好久不见哈,这么长时间不见一上来就敲别人竹杠是不是不大好啊。”吴邪也冲解雨臣笑道,毫无形象的往后排的沙发椅上一靠。
“啧啧啧,这话说的,当年你们搁着新月饭店大闹天宫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好久不见。还得解家给你们擦屁股。”
“哎呦哪儿敢啊花儿爷。人嘛,就是要趁年轻的时候多潇洒一把。哎,可惜现在怕是闯也闯不动咯。”
“是啊,你当时牛逼那一把也就仗着哑巴张站在这儿吧。不然没了哑巴张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干在这儿惹是生非。”
“没了小哥我怕是都没那个缘分站在这儿,还怕没胆子惹是生非吗。”吴邪哈哈笑了两声,顺势坐在沙发椅上,翘着二郎腿,还点了根烟夹在指缝间。“可惜小哥现在不在了,否则老子还怕你这出价出的太高吗,直接抢了走人啊,黑金古刀那必须是比啥都好用啊。”
“得了吧吴邪,还想砸一次场子啊,人家新月饭店同意我也不同意啊,这好歹也是我的货哪儿能叫你抢了就跑啊。”
我靠?!这么厉害的刀是他拿来卖的?!张佳乐差点又叫点心给噎死。
吴邪弯起一个浅笑,抽了口烟,低声道:“辛苦你了,小花。”随即又把烟掐了,挑起半边眉毛,看向张佳乐道:“这位又是哪家府上的公子哥儿啊?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
“你认识的,吴邪。”解雨臣换了个姿势窝在对面的沙发里,道:“那天晚上就是这位小哥救我一命来着,不然估计你都没法活着见到我。诶话说回来吴邪你那天把人家红烧肉提喽走了人家这管我要红烧肉来了。赶紧的还给人家。”
……
靠,虽然说他真的是来要红烧肉,呸,医药费的,但是被人这么直勾勾的说出来,还是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张佳乐尴尬的咳了两声,用眼神示意楼冠宁你倒是说点啥啊,没想到一直文质彬彬温和可靠的楼大队长遗憾的耸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靠,更尴尬了。
幸好吴邪没有给他更多尴尬的时间,只是从沙发上站起来,理理衣服向张佳乐表示了一下玩的愉快这类的意思,然后走出了包厢门,出门的前一秒对着解雨臣比了个“看好你哦( •̀∀•́ )”的手势和表情。解当家把握的恰到好处的微笑差点崩坏掉,就差站起来踹门这种一点都不优雅的动作了。
解雨臣咳嗽两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然后转身微笑着向张佳乐道:“刚才是我有些失态,见笑了张先生。”随即解雨臣的目光落向桌子上摊开的拍卖的花名册,然后抬起目光看向张佳乐道:“张先生对于这些拍品,有喜欢的么?”
“啊……”张佳乐有些尴尬的想到自己根本就没认真看过这本花名册,又不想气氛显得太过尴尬,于是赶紧将面前的那份花名册捧过来,翻到第二场拍卖的卖品上,一下被那套戒指吸引了目光。准确的说,那是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从图片上看来应该是某种白色的玉石制成。两枚戒指皆被雕刻成缠绕的莲花枝的样子,尽头开着一朵花期正艳的白莲,侧边一朵欲开未开的花骨朵。内壁被打磨的很光滑,看上去戴着就很舒服。雕工很细致,荷花花瓣处的玉几近透明,嫩的能掐出水。并且,从拍摄者的角度来看,莲花的花枝中央有一抹若隐若现的淡红色,在花蕊的部分终于显露出真面貌。确实是浅红色,如同溶于水中的朱砂,将散未散,鲜红却不艳丽。
也许是出于对花有一种先天性的敏感,张佳乐的目光像被黏在了这戒指上一样,抠都抠不下来。他将摊开的那一页花名册放在桌面上,轻咳一声道:“我觉得……这戒指就不错……嗯……做工,很好。”
……靠。我这跟患了周氏失语症一样是要干啥。张佳乐内心暗暗鄙视自己。平常那个能说会道能打能叫的张佳乐去哪儿了,见钱腿软哦不见钱嘴软的这种特性真是太丢人了赶紧忘掉啊啊啊啊啊啊。
解雨臣伸头过去看了两眼,露出一个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道:“张先生果然眼光不低。解某也看上了这套戒指,不过还拿不定主意,所以,正好请张先生来给定个决策。”
啥……?堂堂解当家说拿不定主意于是请一个普通人来帮他个忙?张佳乐觉得这非常不靠谱。有多不靠谱呢,有叶修拉着他说你给我指点指点荣耀怎么玩那么不靠谱。虽然话说如此,张佳乐还是摸摸鼻子,嘿嘿嘿傻笑了几声。可能是笑的太大声了吧,解雨臣转过来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摇了摇头,也弯起一个笑容。
楼冠宁转过头去不忍心再看那边两位明明今天才第二次见面就互相对着笑的圣光都出来了的两个人,心累。
解雨臣收起那个自带圣光一般的笑容,慵懒而不失优雅的伸了个懒腰,道:“既然张先生对这戒指情有独钟,解某自不能拂了张先生的好意。还望张先生赏脸。”说着像散步一样悠闲地看着从张佳乐进门以来就没见他放下过的手机,晃晃悠悠的走到茶桌右侧的梨花木太师椅上,坐了下去。同时,第二场拍卖开始的铃声像说好了一样,分秒不差的响了起来。
……卧槽?解当家这把是要来把大的啊?张佳乐有些目瞪口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现在大摇大摆的坐在这个“点天灯”的位子上的人,三十分钟前还在跟自己解释点天灯是啥意思呢。
所以这是?解释完了就立刻手痒了忍不住自己想来一把了?这天灯也忒好点了吧?
张佳乐想了想上一场拍了九千多万的古刀,还是决定闭嘴。安安静静的看着场下的伙计又挑了一盏小青灯上来,被解雨臣身后的人接过去,挂到同样的一根椽子上。倒是先前吴邪身前的那盏灯早在无人注意时悄悄的取了下来。所以现在整个场子里一枝独秀的,又成了解当家。
楼上楼下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立即报以相同热烈的掌声。张佳乐甚至能感觉到有那么几位在坐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一类的人物看着解雨臣的表情就如同再看梦中情人一样,张佳乐看着那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眼神不由得抖了抖。尤其是当某些女孩子的眼神移到他身上的时候,看他的目光里有嫉妒的也有羡慕的,但无一例外都是意味深长的。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