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解雨臣x张佳乐】花与血

mayo总算搬完了_(:з」∠)_
哎顺便吃不吃肉_(:з」∠)_文艺逗比切换自如的那种_(:з」∠)_一大锅杂烩除了肉啥都有的那种【不是】
顺便这个秀秀可能有些ooc……_(:з」∠)_慎入
顺便时间线大概是藏海之后沙海之前_(:з」∠)_

【六】
张佳乐有些麻木的听见唱价的小姐报道这枚戒指的底价是一千万,每次最低加价十万,最高加价八十万。说真的张佳乐对于这些上天一样的价格已经几乎快要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他估计自己回霸图发工资的时候已经不会对那些几万几十万动心了。
呵。爸爸可是见过一把刀卖一个亿的人。
然而就算如此,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对莲花戒指的价格已经报到了六千三百多万,张佳乐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而他旁边的解当家,本次点天灯的正主儿,一点动静也没有,安安静静的打俄罗斯方块,手指动的飞快。打眼一看让人觉得这六千多万的戒指还没他手机上的俄罗斯方块值钱。
……不行,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坐视六千多万而无动于衷。
本次拍卖似乎比上一场结的更快。原本结束之前还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或者成心看解家不顺眼的或者看对方不顺眼的拿着铃铛猛摇。然而听得解当家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并自己拿起铃铛摇了下直接加了八十万后便不再做声了。
张佳乐深呼吸两口,告诉自己人家解当家并非常人,点个灯完全不在话下,就算是一次性加八十万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而后随着一阵响彻天际的掌声,解雨臣站起来再次勾起自己那个堪称完美的微笑,向楼下欠了欠腰表示回礼,转身接过门口妹子托来的戒指,随手放在桌上,正巧就在张佳乐面前。然后转身再接过妹子手里的白纸与笔,很是潇洒而花哨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而张佳乐,此刻看着分装在两个雕花木盒子里黑色绒毯上的玉戒指,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扔到上面去三百六十度看个清清楚楚。而旁边的楼冠宁只想提醒一下这位大神把口水擦擦别滴戒指上了。
解雨臣一转过头看见这一幕,差点很不体面的笑出来。虽然他不确定自己平常绷得紧紧的嘴角此刻有没有出卖自己。他走过去,拿起一个木盒细细把玩了一番,然后将手中的盒子推给了张佳乐。
……?!
张佳乐比较懵逼。
说真的,这个气氛,这个姿势,这个时间地点人物,如果解雨臣再单膝跪地,简直就是求婚现场。在楼冠宁悄悄告诉他其实点天灯原是古代王公贵族纨绔子弟泡妞的常用手法之后。虽然他并不相信解当家是把他当妞在泡。
“……解当家,您这是……?”
“上回见面被张佳乐先生救了一命,还未来得及感谢一番,只好借今天这小小的一枚戒指作为谢礼罢了。”解雨臣自认为微笑完美的无可挑剔,并将推出去的盒子托起,直接捧到张佳乐眼前。
“……我k……不不不这怎么行!我去这太贵重了我我我不能收!”张佳乐被解雨臣的架势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同时把内心刚冒头的“原来只是谢礼啊”这种念头踹进大西洋。
“张先生不必多礼,这本是我应报答的恩惠。”解雨臣微垂眼皮,看着张佳乐僵直在半空中的手。这双手一会儿是不是就会像他见惯的那种人一样,两眼放光地将这盒子夺回怀里,像是生怕被抢走一样呢。他饶有兴味的想。
然后他看着那只手垂了下去,然后张佳乐的声音传进他耳膜,声音不大,带着一丝犹豫,又毋庸置疑。
“解当家也太多此一举。我不过给你买药而已,仅出于我个人的善良。而且,你的命对于我来说是无价的,不是这一枚戒指所能比拟的。”
……完美的回答,完全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八荣八耻。如果忽略掉读者脑补出来的暧昧成分。然而解雨臣并不打算收回手。欠别人人情不是他解当家的特点,特别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与他有过多的来往会害死他。而解雨臣,并不希望张佳乐因为他而死去。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直到门被推开。
来者是个女孩子。
“哎呀小花哥哥,人家不要你还摆着一副要戳人脸上的架势做什么,说不定人家还不稀罕你的东西呢~”
不稀罕?
张佳乐和解雨臣同时一僵。解雨臣僵硬是因为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实在有失他解当家前走三后走四的稳重。张佳乐僵硬是因为这妹子真是太特么抬举他了,他稀罕啊他当然稀罕!!!然而前面那些热血少年漫一样的台词是谁说的?!他只是怕拿完了会被黑帮老大解当家灭了口了就不好了好吗!!!
吐槽间张佳乐仔细打量了一遍这小姑娘,穿着打扮尽显大家闺秀的优雅又不失小家碧玉的伶俐,随便往哪儿一戳都是个大美女。现在往解雨臣身边一站,更显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也是哈,只有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才有资格站在解大当家身边吧。张佳乐想
……顺便这种吃醋的怨妇一样的语气真的应该是自己的设定吗。不对明明应该是为什么要为了解雨臣吃一个女孩子的醋啊!张佳乐郁闷的冲自己比了个中指。
那女孩自顾自的将解雨臣本要递给张佳乐的盒子拿到手里,打开拿出戒指对着灯光打量一番,半是遗憾半是撒娇的咋咋舌头:“成色这么好的戒指,这小哥都不要,果然一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啊。”然后握起手来背到身后,冲着解雨臣甜甜一笑道:“小花哥哥你都没送过我戒指呢,就先送这小哥了,我都要嫉妒了。既然小哥不要这白玉莲花我就先收下啦~”
“秀秀你……咳算了,你拿着吧。”解雨臣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嘴角的微笑有些许宠溺的意味。
张佳乐静静的看着这两位无意间散发万丈圣光的金童玉女【啥】,砖头看向楼冠宁,目光里大有“来来来小楼我知道咱们都是FFF大队的好少年快跟我一起举起火把与狗粮”的意思。而刚被这两个人塞过一把狗粮的楼冠宁转过头去,并不是很想理张佳乐。张佳乐收回目光看向解雨臣和那位“秀秀”,抿了抿嘴唇,站起身来道:“解老板现在看起来是有工作要忙,那我就先告辞了。”
解雨臣稍愣,罕见的无措了一下,也仅是那一瞬的稍纵即逝,然后抬手将西服口袋里的一张卡片拿出来,交到张佳乐面前,道:“医药费早已汇入张先生的银行账号。还有,”他哏了一下,继续道:“这张名片请收下。如果张先生以后有什么需要解某的地方,请一定联系我。”
等等你哪儿neng来我的银行卡号的!张佳乐内心无声的咆哮了一下,然后接过解雨臣递过来的名片塞入口袋,意思意思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包厢。反应满了零点零五拍然后跟上的楼冠宁差点被张佳乐关上的门拍脸。楼冠宁的眉脚抽动了一下,冲解雨臣礼貌的道了个别,然后轻轻掩上门。
“被吃醋了呢。”霍秀秀撅起嘴,将手中的戒指盒放回桌子上,下一秒扶着桌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笑什么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小哥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哪儿可爱了?”
“小花哥哥自己清楚嘛。”
解雨臣闭上嘴,转回身拿起另一个半天没动过的盒子,将里面的戒指取出,放在自己的手指上比划了几下。
“诶,小花哥哥,你真的不打算追上去吗,欲擒故纵不像是你会玩儿的手段啊。”
“……我为什么要追上去?”
“追上去大胆说出你的爱!”
解雨臣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眼看了眼霍秀秀,认为霍秀秀应该少看一些奇奇怪怪的言情小说。
“我拒绝这个提议。”
本以为下一秒是与霍秀秀的舌战,没想到解雨臣半晌都没有听见霍秀秀的声音。他抬起头,将目光移回他的秀秀妹妹的身上,发现她咬着嘴唇,很认真的看着他,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我是说真的小花哥哥,你……迟早应该找个人,和你一起……一条路的人。”
“那也不会是他。不应该是他。”解雨臣阖上盒子盖,冲霍秀秀露出一个微笑,非常格式化的那种,“解当家,除了解家,没有,也不能有别的弱点。”
霍秀秀抿紧了嘴唇,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了门,将门轻轻掩上。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