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完毕恢复更新(。ì _ í。)所有的文轮着更,不知道啥时候会插入一篇混同x

【R76】Living towards Death(万圣节AU)

这应该是一个假的万圣节AU,只有天使是符合官设的【。】
呃那个倾听者设定的我还在码,在那之前先让我发点别的
顺便关于那个倾听者的设定,我还没想好正文,但我已经想好车要怎么开了【。】
排版要是很奇怪……我也没办法,辣鸡魅族空格不好使,略略略
Warning:OOC注意。BUG注意。

——————————————————————————————————


在森里的最深处,天空的最西方。
那是日落的方向。
不要靠近,不要走进。
那是无头恶灵与死亡天使的家乡。
去吧。年轻的勇士。用你出鞘的利刃,上膛的枪。
去斩下死亡天使的翅膀。
去剜出无头恶灵的心脏。
“当。”

        杰克·莫里森被突然惊飞的群鸟吓了一跳。
        远处是燃烧殆尽的夕阳,飞鸟的双翅被剪成漆黑的影子,沉闷的钟声在幽暗茂密的树枝间回荡着。他定了定神,将掉落在地的弹夹捡起来,给脉冲步枪上膛。嘴里干巴巴的压缩饼干噎得他喘不过气来,于是士兵不得不停下动作,使劲吞咽了一下唾液。左前方低矮的灌木丛里藏着几枚紫红色的果实,莫里森伸过手去把他们掐下来放进嘴里。一种不是很常见的野生浆果,对伤口治愈有奇效。
        他随手扔掉果核,最后清点了一遍剩下的物资。几十发弹匣,每匣二十五发子弹。足够支撑三天的干粮,节省些兴许够吃四五天。水是个问题,他只剩下两天的饮用水了。莫里森抬起头,目光越过密集的低矮灌木,投向不远处流淌着的溪水。不知道溪水能不能喝,他想。至少看上去它们很清澈。
        他的手探到了背包的最底层。那是一支珍贵的生物力场,只够用一次的了。现在他才刚刚踏进森林的最外围,然而眼见着天就要黑了。头顶的树枝密密麻麻地从横交错着,微弱的夕阳的光芒根本不足以穿透这一层屏障。莫里森怀疑就算是正午的阳光也不一定能越过它们。而地面上的灌木丛却茂盛而庞大。虽然它们低伏着身子,但已经足以使任何人前进的脚步被绊住。
        可是士兵不会。莫里森背好背包,双手握紧了步枪。就到这儿了,再往前就是森林的内部,所有的危险必须由他一个人承担。他的呼吸炽热,指尖因为血液不通和兴奋而隐隐作痛着。无所谓。只要他能斩下天使的翅膀,能剜出恶灵的心脏,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他走的很慢,干枯的枝叶在他脚下纷纷断裂。脚步声被压的很轻,以防招致什么不必要的东西。实际上,幽暗的森林里也没什么可以招致的。在这片压抑的灰暗的寂静里,莫里森还没看到任何活物。由于缺乏光照,所有能见的植物都是一片灰黑,气温也反常的低。莫里森打了个寒战。士兵的直觉让他觉得总有什么人在盯着他,然而这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四周静的空气都凝固了,没有任何空气的流动,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
        操!
        莫里森就地一个翻滚,堪堪避开斜上方的攻击。干枯的枝条猛的略过他的头顶,撞上另一棵树的树干。他抬起步枪对着枝条倾泻下十几发子弹,然而在一片噼啪爆裂声中,莫里森惊恐的看到更多漆黑的树枝扭动了起来。先是僵硬的伸展和收缩,然后枝条抬向天空,用尽力气砸了下来,只在士兵身前几寸,溅起的碎木片擦过莫里森因恐惧而张大的眼睑。他不敢恋战,拔腿向前狂奔而去。身后扭动挥舞着的树枝仿佛长了眼睛般的砸在他四周,有好几次这些东西险些击中他,还有一次枝梢划过他的侧脸,将他整个人抽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贴着地面的另一根枝桠扫了过来,莫里森无力躲闪,又狠狠挨了一下。
        哦,不,上帝。救救我。别让我死在这儿。莫里森用手肘支撑着跪起来,靠在身后的树干上,无助的抬起头看向天空。
        “低头!”
        莫里森一惊,然而身体已先于迟钝的大脑做出了反应。他低下头向前扑去,另一根枝桠擦着他的脑袋呼啸而过。余光里瞥见一抹红色从天而降,紧接着便是六声枪响,从声音和枝条的反应来看没有一枪落空。子弹打在树皮上崩擦出打在铁板上一样的声音,而树枝吃痛一般笨拙的挥舞着指向天空,然后慢慢缩回,不再作攻击。
        莫里森长出一口气,咳嗽两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救命恩人是个男人,穿着一身在很老很老的西部片里才能看到的正宗牛仔打扮。刚才瞥见的红色正是他身上大的夸张的深红的披风。男人右手拿着把左轮手枪,左手指缝间还夹着根没点燃的雪茄,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一上一下的颠着。
        “嘿……十分感谢,你救了我一命。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牛仔潇洒的把右手的枪揣进腰间,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然后摘下牛仔帽行了个夸张的礼。
        “杰西·麦克雷。”
        “非常感谢,麦克雷先生。我是杰克·莫里森。”莫里森甩下肩上的背包,从夹层里掏出绷带,撩开自己受伤的右小腿的裤子开始包扎。
        还有一罐生物力场。
        ……不。不能用。
        “哦天,可别叫我先生。”麦克雷似乎是笑了那么两下,然后也靠着树干坐了下来。他将雪茄叼在嘴里,却并没有点燃。“我说,你也是来找那什么恶魔和天使的?”
        “……你怎么知道?”
        莫里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这回麦克雷是真的笑出来了。“用用脑子,杰克。到这儿来的除了为了那什么天使的翅膀,还能有什么目的?”
        “你不一样。”莫里森一针见血的指出。
        太明显了。他所有的武器只有一把左轮,也没有看到任何食物或饮水。要么就是他在这片森林里有帐篷之类的囤点。
        “况且,为什么你没有遭到那些树枝的攻击?”
        这个问题明显把麦克雷问懵了,以至于他的脸上有一丝懊恼的神情。然而他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呵呵干笑两声,压低声音道:“嘿,难道你没听说过关于这儿的传说吗?”
        “……如果你指的是那个天使和恶魔的传说,我想我听过。”
        “哦不不不,当然不是。”麦克雷双手抱胸,骄傲地说道,“是另一个。这儿的树会攻击活人,所以要想安全穿过,就得随身携带点儿‘死人的东西’。”
        “‘死人的东西’?”
        麦克雷从披风下摸出一个白色的物体,隔空抛给了莫里森。莫里森下意识的接住。那是个巴掌大的白色的挂饰,被雕刻成一个奇异的骷髅的样子,确切的说,更像一个白骨的面具。眼窝雕的很深,正面看过去显得漆黑而阴森。确实挺有“死人的东西”的风范。
        “我一个朋友给我的。”麦克雷咬着雪茄说道,雪茄的一头随着他的声音上下摇动。“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来找他,这个傻逼把自己丢在森林里了。”

——————————————————————————————————

顺便说一句,麦克雷撒了谎。至于他要找的人是谁,你猜呀。
这是个无限轮回的故事,可能是NE吧。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wonder-36 | Powered by LOFTER